届上海国际固·废气展

2020年6月3-5日

上海 | 国家会展中心(虹桥)

距离开展

当前位置:首页 » 媒体中心 » 行业热点 » 听说VOCs和PM2.5是直系亲属?

听说VOCs和PM2.5是直系亲属?

(VOCs)是指参与大气光化学反应的有机化合物,包括非甲烷烃类(烷烃、烯烃、炔烃、芳香烃等)、含氧有机物(醛、酮、醇、醚等)、含氯有机物、含氮有机物、含硫有机物等。

挥发性有机物,常用VOCs表示,它是Volatile Organic Compounds三个词第一个字母的缩写。关于挥发性有机物(VOCs),不同国家和组织给出的定义不同。

●世界卫生组织(WHO)将其定义为熔点低于室温而沸点在50~260℃之间的具有一定挥发性的有机化合物的总称。

●德国将其定义为在常温常压下,任何能自发挥发的有机液体和/或固体。

●我国生态环境部2014年给出的定义是:VOCs是指在标准状况下,饱和蒸汽压较高、沸点较低、分子量小、常温常态下易挥发的有机化合物。

从字面意义上来看,这类物质是具有“挥发性”的有机化学物质。简言之,VOCs是具有物理挥发性、化学反应性的一类有机物。

物理挥发性——挥不挥发,要看“饱和蒸气压”或“沸点”;
化学反应性——作为一种活性物质,它具有反应性,能参与大气光化学反应。

VOCs不仅定义复杂多样,它还有个庞大的家族!包括非甲烷烃类(烷烃、烯烃、炔烃、芳香烃等)、含氧有机物(醛、酮、醇、醚等)、含氯有机物、含氮有机物、含硫有机物等等。

|VOCs:生活中的隐形健康“杀手”|

我们生活中常说的甲醛、苯这些有毒气体就是VOCs的一部分。尤其是在装修过程中,各种家具、涂料、洗涤剂、添加剂、装修材料挥发出的气体混合在一起,他们看不见摸不着,却有毒有害。当室内的VOCs超过一定浓度,短时间可致人头痛恶心,呕吐乏力,此时一定要赶紧撤离现场,否则这些症状将会加剧,严重时还会抽搐、昏迷,导致记忆力减退。更可怕的是,VOCs对病菌、污染物具有较强的吸附力,VOCs内含的具有致癌性物质等会损害肝脏、肾脏、大脑和神经系统,甚至导致人体血液出问题,患上白血病等其他严重的疾病。

|VOCs:藏身霾和臭氧背后的无形“杀手”|

VOCs不仅本身具有较强毒性,是空气中的一次污染源,而且还是PM2.5和O3生成的重要前体物,造成光化学烟雾等二次污染,可谓隐身于它们背后的“杀手”。

|VOCsPKPM2.5|

我们都知道,雾霾是PM2.5数值升高的结果,而VOCs就是PM2.5重要的前体物。VOCs经过一系列光化学反应,其中某些较低蒸汽压的二次有机物,可通过成核作用、凝结、气粒分配等过程形成二次有机气溶胶(SOA),成为颗粒物的一部分。所以VOCs,这个潜伏在PM2.5背后的黑手,今天终于被我们揭发了!

|VOCsPKO3|

VOCs在太阳光的照射时,与空气中氮氧化物等化学物质发生一系列化学反应,主要生成臭氧、过氧硝基酞(PAN)、醛类等,形成光化学烟雾。VOCs的氧化过程会打破NO2-NO-O3三者之间的平衡,导致O3的生成和积累。

VOCs污染源种类繁多,涉及我们生活生产的方方面面,总体来说,分为自然源和人为源。其中,自然源包括植物、湿地、草场及动物粪便等。人为源包括工业源、农业源、生活源及移动源(指飞机、火车、轮船、汽油车以及柴油车的尾气)等。

无处不在的VOCs不仅涉及众多行业,而且各类VOCs污染源排放特性、组分都不尽相同。所以管控VOCs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,需要对不同企业和行业制定“个性化”的治理方式,也因此,VOCs成为2019年北京大气污染治理的重点任务。

|怎么让挥发性有机物“不挥发”?|

为防治挥发性有机物污染,北京市制订了《北京市新增产业的禁止和限制目录》《北京市污染工业行业、生产工艺调整退出及设备淘汰目录》等有利于环境保护的产业政策,从控制增量和压缩存量两方面限制相关产业发展。发布了北京市石油化工、汽车制造、家具制造、印刷、工业涂装等重点行业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,针对行业特点和污染防治策略,从排放限值、原辅材料、污染管控措施等方面提出严格要求,指导企业强化源头控制,深化末端治理,规范污染防治设施运行。

近年的清洁空气行动计划、蓝天保卫战都将挥发性有机物的防控作为重点。通过疏解退出非首都功能企业、实施环保技改升级改造、推进低挥发性有机物原料产品使用、优化机动车车型结构等措施,北京市挥发性有机物排放大幅下降。当前,生活源挥发性有机物排放已成为主要排放源之一,占挥发性有机物排放总量的一半以上,主要来自于居民家庭生活、餐饮、建筑涂装等。

*来源 : 京环之声

推荐展会

ATC
FTC
ECK